手机访问 m.qianduanblog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前端奇闻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前端奇闻故事网 > 故事汇 > 故事会 > 新传说:真假儿子

新传说:真假儿子

时间:2016-04-16来源:故事林 作者: 顾文显

  一场泥石流滑下来,摧毁了小工棚,赵君义的好朋友鹿丰年睡梦中给埋在了里面。两人相伴到南方打工数年,好得合穿一条裤子还嫌肥,他们本来想干到年底就回去过安生日子的,谁知道,就差那么四五个月,鹿丰年竟然惨死他乡!

  真不如替朋友去死。处理完好朋友的丧事,赵君义找了个话吧,给未婚妻吴月打电话:“小月儿,咱俩的事就算了吧,我绝不能拖累你一辈子。”吴月很吃惊,好端端的怎么就变了心?赵君义说:“不是变不变心的事,鹿丰年活着的时候,我曾经承诺,如果他比我死得早,那他的母亲就是我赵君义的亲娘。想不到这话应愿了,他当真就死了,还大睁着两眼,是我边祷告边帮他合上的眼皮。男子汉说话就一句,我弟兄三个,可他是独子,我必须到那边去兑现我的诺言,养活他那苦命的母亲了。”吴月怎么也不理解:“承诺?你当初可也承诺过生生死死爱我,难道就不算了!”

  赵君义叹了口气,说吴月啊,这是两回事。你年轻漂亮,不愁遇不到爱你的男人,可他的母亲就不同啦,她耳朵有些聋,最近双眼又老年性白内障失明……这次事故只当死的是我吧,这样,你好,鹿丰年他妈也好。吴月说你走到哪里,我跟到哪里,被赵君义一顿训斥:“玩什么浪漫?你知道丰年那个村有多穷多偏僻吗?你去那里,咱们俩永没有出头之日啦。我不想搭上一个,还要奉送上个你。”吴月愣了半天,才挂断电话,从此再没与君义联系过。

  赵君义收拾收拾,去了鹿丰年的家。这小破草房他不止一次来过,对那可怜的老母亲,他也不止一次地叫过“妈”。现在,这失去儿子的瞎妈妈还傻坐在炕上,等儿子回来跟她过年,给她娶回个儿媳妇呢。赵君义跟邻居们说了来龙去脉,村干部和邻居们都答应帮他严守这个秘密,反正老太太眼睛看不清,耳朵也听不确,就那么让她不带遗憾地度过风烛残年吧。

  赵君义一膝跪在老太太面前。老太太哆嗦着双手,在君义头上、脸上抚摸了半天,嘴里喃喃着说:“我儿,是我家小拴儿回来了。”说着,母子俩抱头痛哭。“小拴儿”是鹿丰年的乳名。陪老娘亲热了半天,赵君义把身上带着的钱都塞到老太太手里,让她管着,赵君义下厨做了第一顿饭,然后,又去菜园子给白菜追了肥,从此就在这偏僻的小山沟里落了脚。

  鹿老妈妈爱哭。隔三岔五她常搂住赵君义哭得如酒醉:“我的小拴儿呀,你受苦了。”赵君义就几乎是喊着对妈妈说:“娘,儿子这不挺好的吗……”从前拜见老妈妈时,赵君义喊她“妈”,现在为了不让老太太看出破绽,他悄悄练了几百遍,进门就开始喊“娘”了,并且从来没出过差错。

  小赵对朋友的老母亲照顾得无微不至,村干部万分感动:如此讲义气,如此善良的人真不多见,甭说只为一句承诺,有那借朋友钱财的,白纸黑字立了字据的,还动不动反悔不认账!得帮帮这小伙子,别难为了他。恰恰这时,山那边有家种植蘑菇的大户想在这边招个力工,乡亲们一致想到了小赵。两下一照面,老板十分中意,立即签了合同。赵君义白天翻越这座山到蘑菇大棚去做工,晚上就回家陪伴老妈。君义不在家的时候,由村里的闺女、媳妇来陪着老太太,反正穷地方,钱没有,时间倒是不缺。

  赵君义的雇主是一个拄拐棍儿的老汉,在塑料大棚内种了好大面积的蘑菇,培植种子,浇水、倒盆、收获……老汉做不了,就支使嘴儿,活儿都是赵君义一人做。累归累,好歹总算有份固定收入,君义算了算,除去他跟老妈的生活费,每个月都有两、三百块钱的剩余,这在当地,已经相当不错了,否则他和丰年犯得着抛家舍业到外地打工吗?

  老妈妈虽然眼睛几近失明,可她闲不住,赵君义的衣服只要一脏,她就能闻得出来,马上按盆里给洗了。赵君义跟她喊:“娘,您别受这累了,我晚上自己洗,举手之劳。”老太太轻轻打了他一下:“傻小子,娘还没老到嚼不断面条子的分儿上,你让我闲着零件生了锈,那可要短命的呀。”

  赵君义心里感到无比温暖,他真庆幸自己命好,当一回雷锋,还捡了位如此心疼他的母亲,这都是上世修的缘哪。

  这天傍晚,赵君义干完活回返,刚攀到岭顶,突然乌云密布,紧接着大雨倾盆,他惦记着老母和那幢草屋,不敢避雨,连滚带爬地回到家。到家时,他已经滚成了泥猴。老妈抚摸着君义,又心疼得哭了:“小拴儿啊,让你受苦了。”说罢,摸索着找出一套新衣服给君义换上。原来,老太太托外出赶集的邻居早早为他准备了换洗衣服,这一夜,赵君义差不多没合眼,他暗暗发誓,一定要珍惜这份母子情缘,让老娘幸福。

  一晃两年过去,蘑菇大棚效益特别好,赵君义也不断获得加薪。小伙子省吃俭用,积攒下的钱,都交给老妈妈管理。这一天夜里,老娘突然把儿子叫到跟前:“小拴啊,明天上班时跟老板请个假,咱西院王大妈给你介绍了个人儿,听说长得挺周正,手脚也勤快,后天过来相亲,你就别去上班了。”赵君义迟疑了片刻,对老娘道:“娘,这几天不行,活太多;要是耽误了事,怕失去这份工作呢。”老娘只好叹气:“都是我这该死不死的老祸害,连累得俺拴儿娶媳妇都耽误了。”“娘,您放心,等儿子多攒点钱,咱挑着拣着,给您娶个像模像样的回来。”

  赵君义不愿意相看对象,自有他的道理。他与未婚妻吴月那咋也叫相处了两年多的感情,能说声割断就割断吗?虽然从通过那个电话后吴月音讯杳无,可君义无时不在惦记着她呢!他想,哪天混得像个样子时,一定要打探个准信儿,只有月儿幸福了,他才可能考虑自个儿的事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cdfxgc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qianduanblog.com/gushihui/2015/20268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