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访问 m.qianduanblog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前端奇闻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前端奇闻故事网 > 故事汇 > 故事会 > 失踪的翁总

失踪的翁总

时间:2016-07-14来源:故事会 作者: 李跃

翁总上班总是公司最早的,可这一天上班的时候,办公室的人竟然都没见到她。

    不一会,财务部吴部长来找她签字。见翁总不在,就问办公室的丁主任:“丁主任,翁总到哪去了?我要她签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纳闷呢,怎么今天没看见翁总。她昨天也没说今天不来呀。你再等一会吧,她到了,我通知你。”丁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你了。”吴部长只能回财务部去了。

    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,吃饭的时候依然没见翁总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打个电话问一问,翁总有什么事需要帮忙。”秦付总对丁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好呀,那我来打吧。”秦付总说了,丁主任就顺水推舟,其实,他是早就想打了,就是怕同事议论,说他拍领导的马屁。

拿起电话,先是打翁总的手机,竟然说是关机了,这可是从没有的事,她的手机可说是24小时都开着的。于是,他就拨了她家的座机,铃声响了没人接,一直到电话断了,都没人接。

    “不要是出了什么事吧?怎么手机关了,座机又没人接?要不我们去她家看看?”丁主任对秦副总说。

    “我下午还有一个会,这样吧,你找书记与你一起去。”秦副总说。

    “对,我找书记去。”说着丁主任就去找了陈书记。

    陈书记一听丁主人的汇报,马上表态:“好,我们现在就去,晚了怕真有事都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原来,翁总是单身,五年前她与前夫离婚了。原因是两个人婚后多年没有生孩子,前夫后来去了澳大利亚,据传在那里也有了女人。翁总就主动提出离婚,让出自己的位子,好让前夫这位独生子有传承家族的希望。

    所以,她现在是一个人住一套大的复式房子。

    小车司机管晋升听说主任与书记要去看翁总,早就将车都发动了。

    翁总的家离公司有一段路程,路上也比较堵,开到她居住的小区,化了近1个小时。停了车,三个人是一起上去的。摁门铃,没人应。这时,对面住房的邻居打门看一看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您好,我们是翁总单位的,她今天没有去单位上班,打电话又不接,我们过来看一看有没有其它情况,可是,门铃摁了没人接。不知道您今天或是昨天看见过我们翁总吗”丁主任问她的邻居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早晨到是看见她的,而且,她还与我打招呼,以后就没有看见过她。”邻居说。

    “看来,马上要报警,打开门,看一看,翁总是不是在里面。”陈书记对丁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来打110。”说着,丁主任就拨通了电话:“110是吗?我们单位的领导今天失去了联系,我们现在在她家门口,摁电铃也没人应。我们怕她一个人在家里出事,所以报警,想请你们帮助一起进门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110的接线员要他们保持联系,警察10分钟左右会到现场的。

    “110说,警察10分钟一定会来的,我们等一会吧。”丁主任松了一口气,他认为只要警察出面了,情况就可以搞清楚,翁总到底怎么,也就一清二楚了。

    果然,10分钟还不到,警车就开来了,来了两位警察。“谁报的110?”一位十分年轻的警察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们报的。我们是××××公司的,我们的总经理今天一直没有消息,电话不是关机,就是没人接。这不,我们找到她的家里,门铃摁了也没有人应。我们怕她出事,所以报了警。”丁主任向警察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他今年几岁了,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另一位警察一面问,一面拿笔记着。

    “她是女同胞,今年50岁不到,家里应该没有人了。所以我们才担心。”驾驶员回答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们到小区的门口去找锁匠来,叫他帮助打开门。”那位做记录的警察对司机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这就去找,你们等着吧。”小管赶紧就去找了。

过了有10分钟,小管歪头歪脸的回来了,“倒霉,锁匠出去了,说是也是去开锁了,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他的手机。”小警察说着,开始翻通讯录,找到了就摁了通话键:“哎,你是锁匠吧,我是警察,我们现在在×弄×号×室等你开锁,快一点,我们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四分钟一定能到。”锁匠回答。

    “他马上就到了。”警察说。

    不一会,锁匠提着一个铁皮工具箱赶了过来,“哪一家?谁是主人?”锁匠十分职业地问。

    “主人在里面,可能有事了,所以才叫你来打开门。”警察对他说:“快一点,迟了怕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锁匠见这种阵仗,只能硬着头皮开锁,也只有半支烟的工夫,锁就被打开了。“开了,你们进去吧。”随后他又问警察:“谁付钱。”

    “噢,他们是单位的,你开一张发票给他们,钱他们会给你的。”说着,警察就第一个往里走,“小心一点,不要破坏了现场。”他是凭着职业的敏感,以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命案。

    然而,进入房间,却没有发案现场的那种惨不忍睹,相反,仿佛一个人都没有进入房间。女主人的拖鞋也整整齐齐地放在门口的鞋架上。

    “不对呀,翁总好像不在家里。”丁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的呢。”陈书记也附和着说。

    果然,进入房间没有人在里面的痕迹。他们一间一间的查看,没有翁总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们到我们警署去备个案。”警察对丁主任说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们去。”随后,大家一起出了门,将门关严实了。

    到了警署,警察拿了一份报案记录,写好以后,给丁主任看,“没有异议,你们三位一起签一个字。”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cdfxgc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qianduanblog.com/gushihui/2015/21920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